专利无效宣告程序中的证据运用策略

专利无效等同于准司法行为,其证据要求与民事诉讼相似,但存在明显的差异。专利无效宣告程序不仅与民事诉讼程序有着相似的严格要求,而且比诉讼程序有着更为复杂的专业要求,特别是在证据运用方面。结合实践,探讨了专利无效宣告程序中的证据运用策略。

1、 证明原则

举证责任的分配也遵循“谁主张举证责任”的一般原则。当事人有责任提供证据,证明其无效宣告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对方无效宣告请求所依据的事实。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承担举证责任的一方承担不利后果。

作为一名有诉讼经验的律师,对举证责任的理解和举证责任的分配一般是到位的,能够及时预测证据证明的力度和证据链的完整性。例如,证据优势原则和证据证明事实的概率原则的适用,超出了其他专业人员的范围。这些原则在专利无效宣告程序中的适用,虽然没有明确规定,但在实践中已经使用了很长一段时间。《审查指南》还规定,可以参照民事诉讼证据的规定。因此,律师在组织证据或以无效理由反驳对方证据方面具有一定的优势。当然,前提是律师必须了解专利、专利无效宣告程序的特殊性和专利无效宣告的实质,特别是对专利新颖性、创造性和专利申请文件公开性的认识,因此,同时具备专利代理人资格的律师在专利无效宣告过程中应该做更多的工作。

2、 提交证据

在专利无效宣告过程中,对提交证据有特殊要求。一是无效宣告请求被采纳时的证据要求,二是无效宣告请求被采纳后的证据提交要求,三是超额要求。

根据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四条款的规定,请求宣告专利无效或者部分无效的,应当在向专利复审委员会提交无效宣告请求的同时提交相应的证据,并说明理由无效宣告请求书应当结合提交的证据予以说明,并说明每一理由所依据的证据。

上述规定表明,受理专利无效宣告请求的证据要求与民事诉讼法、行政诉讼法有明显区别。

在专利无效宣告过程中,举证期限具有重要意义。一旦超过期限的证据未经专利复审委员会审议,往往会成为影响本无效宣告程序成败的决定性因素。

根据《审查指南》第四部分第三章4.3.1条的规定:申请人在无效宣告请求提出之日起一个月内补充证据的,应当结合该期间内的证据说明无效宣告的有关理由,否则,专利复审委员会不予考虑。 申请人自无效宣告请求书提出之日起一个月补充证据的,专利复审委员会一般不予考虑,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专利权人以合并方式修改的权利要求或者提交的反证,申请人应当补充在专利复审委员会规定的期限内提供的证据,应当在期限内结合有关无效理由的证据的具体说明;(一)在口头审理和辩论结束前,提供技术词典等技术领域的常识性证据,技术手册和教科书,或者公证书、原件等用于完善法律证据形式的证据,并结合证据在期限内说明无效的相关理由。申请人提交的证据是外文的,提交证据中文译本的期限为举证期限。

从审查指南的上述规定中我们发现,专利无效的证据要求与民事、行政诉讼的证据要求明显不同:在规定举证期限的同时,还必须明确提交的证据。根据**知识产权局法律司编撰的《新专利法详解》第420-421页的解释,这意味着,一方面,请求人应当明确所提供的每一项证据的目的,即证据是用来解释哪些问题的;另一方面,申请人在需要证据支持时,应当有限度的证据支持其主张的专利权无效的各种理由,例如没有新颖性等。申请人不得提交对其请求没有任何意义的证据,也不得无根据地提出无效的请求。也就是说,请求人应当将提交的证据与无效宣告的理由一一对应,专利权人应当根据证据说明其符合专利授予条件的理由。否则,专利复审委员会不予考虑。在诉讼程序中,我们只需要在举证期限内提交证据,不一定要说明具体原因,我们可以根据案件的要求留在法庭上明确举证目的。显然,专利无效宣告程序对提交证据的要求并不严格。

《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六十六条规定:“超过期限增加理由或者补充证据的,专利复审委员会可以不予考虑。”专利复审委员会完全可以不予考虑,也就是说,法律上仍有专利复审委员会“考虑”的裁量权,道路没有被堵住。本条的规定可以理解为:对于申请人逾期“添加理由或者补充证据”的,不考虑体现一般原则,可以考虑则是例外原则。但什么时候“可以考虑”?法律、行政法规不明确,给专利复审委员会解释《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六十六条留有余地。这将导致复审委员会的裁量权过大,容易引起申请人对证据的突然攻击,导致专利权人在口头审理中争先恐后,影响审理质量,对专利权人不公平。

但在目前法律法规不明确的情况下,笔者认为,对于请愿人来说,提交证据的策略是尽可能在举证期限内提交全部证据,对于举证期限以外发现的其他有用证据,也有必要在口头审判中提出,并试图进行辩论和考虑。仅仅利用突然的证据攻击作为诉讼策略是相当大的风险。

3、 证据运用与质证策略

一、提交的证据应能证明所要求的无效理由。

虽然《专利法实施细则》要求请求人在提出无效宣告请求后一个月内增加无效宣告理由,但对无效宣告理由的增加或者变更的限制不如对提交证据期限的限制严格,如“变更无效理由与提交的证据明显不符的,《审查指南》规定,即使超过一个月,也可以准许,并规定:“申请人提出的无效理由与提交的证据明显不符的,专利复审委员会可以将有关法律、法规的含义告知其,并允许其变更为相应的无效理由。”

因此,申请人在提交全部证据后,可以在口头审理中按照上述规定变更无效理由。也就是说,如果无效请求日超过一个月,即使证据不适合再次提交,无效理由仍有调整余地。这就要求申请人在准备证据时要有远见,证据要全面,特别是在现有无效请求理由不十分确定的情况下,要做好调整无效请求理由的准备。

然而,专利权人在法庭上改变无效事由是不公平的,以至于他没有足够的时间准备,只能仓促作答,也没有机会提交反证,这遭到了很多内部人士的质疑和反对。因此,笔者建议,如果允许申请人变更无效的理由,审查指南还应给予专利权人时间,按照民事诉讼变更诉讼请求的规定进行答复和准备。

例如,请求人提交实物证明,证明该产品在实用新型专利申请日已经在市场上销售,从而打破实用新型专利的新颖性。显然,证据是孤立的证据,请愿人还必须:

(1) 是的。应当有销售发票、销售合同或者证人证言等其他形式的证据,证明实物的销售时间;

(2) 还需要证明销售发票或销售合同中载明的销售对象是提交的实物,如发票或合同中载明的型号、规格与实物相符。

如果其中一个环节出现问题,就无法形成完整的证据链,也无法达到证明的目的。

例如,申请人使用印有日期的彩页作为证据,证明他人在申请人面前销售了该专利产品,该专利并不新颖。很多人都非常重视这种证据,认为它是非常直接的证据。但是,如果证据链不完善,就很难被接受。请愿人还应当有证据证明自己的证据来源,也就是说,当时证据明显是他人所为。如果不能证明来源的合法性,就不能排除申请人伪造证据的可能性,也就不能接受和使用证据。

在证明专利不具有创造性时,申请人需要证明的个问题是证据是现有技术,证据本身或者结合其他证据可以证明证据来源合法、来源明确、出示时间在申请日之前,而且可以公开获得,否则不足以证明是现有技术。此外,还需要证明所述区别技术特征并不明显,即它们与现有技术一致或者现有技术给出了利用所述区别技术特征解决技术问题的启示。可以说,每一个需要证明的问题一般都是由多个证据组合而成的。

因此,完善证据链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这需要对法律有深刻的认识和丰富的审判经验。只有专业的专利法工作者才能胜任。

  上一篇: 深圳专利申请,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