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司法是保护知识产权有效、有名的手段。深圳市检察机关不断加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对国内企业知识产权保护现状进行了深入调查。

1侵犯知识产权犯罪的刑事立法滞后

侵犯知识产权的犯罪门槛多年来没有改变,不适合司法实践。

一是刑法关于侵权认定的规定过于严格。例如,深圳的专利造假案件数量很少,因为专利案件的门槛太高。非法制造、使用他人专利产品、将非专利产品冒充专利产品等常见行为未纳入专利犯罪的处罚范围,罪名缺乏可操作性。

二是刑法规定的犯罪数额过高。侵犯商业秘密罪和假冒专利罪的定罪数额标准过高已成为理论界和实务界的共识。两罪直接经济损失要求达到50万元,这导致司法实践中大量侵权行为得不到惩处。

2司法机关对侵犯知识产权罪的认定不统一

司法解释对“非法经营额”没有明确界定,导致司法机关对侵犯知识产权罪的认定不一致。

例如,司法机关对商标侵权案件中的“侵权金额”、“同一商标”和“网上刷单行为”的认识和认定存在分歧;侵犯知识产权犯罪共犯的认定不统一;被侵权产品不再销售市场因为老型号,市场价格如何确定等等。

三、企业维权成本过高,造成立案难、取证难、鉴定难

首先,立案难。司法实践中,侦查机关将破案率、批捕率作为业务考核和错案侦查的指标,导致侦查人员在办理知识产权刑事案件时更加谨慎甚至保守,提高立案门槛。许多案件不能及时查处。

二是取证难。知识产权是一种由智力创造的无形财产,它决定了知识产权易侵权、取证难。例如,它只需要磁盘或光盘就可以侵犯商业秘密,或者直接通过网络邮件传输。犯罪十分方便隐蔽,证据易被销毁。取证难、取证难。

第三,难以识别。评估报告存在结论不一致、评估格式不规范等问题。

立案难、取证难、鉴定难,直接导致报案多、立案少、判决少,企业维权成本过高。

4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不畅,制约了打击效果

目前,知识产权保护的职能部门很多,既有知识产权、文化、工商、质检、海关等行政部门,也有公安、法院、检察院等司法部门。虽然它们各自的职能是分开的,但也有重叠的职能。

在实践中,由于知识产权联席会议成员单位职责不清,两法融合平台数据更新滞后,职能部门分散,案件移交时间和移交程序缺乏统一标准,相互衔接行政执法和刑事司法不到位,留下了很多刑事处罚盲区,这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打击此类犯罪的效果。

  上一篇: 深圳知识产权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