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版权自软件完成之日起自动生成。注册不是软件著作权产生的必要条件。软件登记机关出具的登记证书只是登记事项的初步证明。目前,我国软件著作权登记制度的保护力度不强。主要原因是根据《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登记办法》:

“第3条。申请软件著作权登记,应当向中国著作权保护中心提交下列材料:

(1) 按要求填写的软件著作权登记申请表;

(2) 软件标识资料;

(3) 相关证明文件。

第四条软件标识材料包括程序和文件标识材料。

程序和文件的标识材料应在源程序和任何一种文件前后连续30页组成。如果整个程序和文件少于60页,则应提交整个源程序和文件。除特殊情况外,程序每页不得少于50行,文件每页不得少于30行。”

软件鉴定资料只有30页,一般有3000行代码,然后去掉注释行,有效代码行不到3000行。大型软件的源代码往往达到几甚至几百万行,只有3000行代码不能作为有效的识别材料。而且,登记机关不进行严格审查,只进行简单的初步审查,甚至不要求编者通过,更不用说运行验证了。这远比实用新型专利的初审简单得多。从本质上讲,软件著作权的登记比登记更为恰当。

这导致了许多问题。例如,盗版者只需修改源程序前后30页,因此很难确定侵权行为。由于中间部分的代码没有密封,严格来说,无法证明是谁的软件代码。而且,这种修改只需要简单的形式修改,因为“对软件著作权的保护并没有延伸到软件开发过程中所使用的思想、处理过程、操作方法或数学概念”,因此形式的改变就足够了。表单修改不影响软件的功能实现,不需要对软件的其余部分进行修改。这个方法简单易行,所以我就不谈了。

笔者曾在庭审中看到一个鉴定结论,两个软件的代码一致率达到85%。笔者在法庭上指出,该软件源程序有30多万行,软件著作权登记盖章的只有3000行,不足1%。其余99%的源程序无法证明其合法的源代码所有权,即使相同的比率达到99%,也无法解释任何问题。面对这种情况,没有技术背景的法官通常很难胜任。因此,不难理解软件著作权纠纷长期以来经常出现的情况。

现行的软件著作权登记方法有待改进。抛开其他复杂的法律原则和立法程序,对所有软件源代码进行密封是一种简单可行的方法。而我们应该摒弃传统的纸质印刷方式,可以封存电子文档,一张光盘容量放下几亿行的源代码是没有问题的,所以没有技术壁垒可以全部封存。

对于软件著作权人来说,至少目前,软件著作权登记并不是一种有效的保护手段。建立严格的保密制度和规范的软件开发过程管理是解决这一问题的主要途径。即使盗版者非法获取源程序,开发过程中的各类文件,尤其是配套的过程管理文件,也不能被盗,诉讼证明能力明显强于盗版者。试想一下,在法庭上,一方只显示源代码,对开发过程含糊其辞,对开发过程不能说一两、三句话,而另一方却能拿出所有标准的开发过程文件,包括过程规范和管理决策文件。即使没有深厚的技术背景,法官也能更容易地做出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