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题:【深圳市知识产权局】知识产权保护应与申请并行

知识产品的属性与公共产品的属性非常相似,都是非竞争性和非排他性的,这就导致了公共物品的悲剧。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人类发明了知识产权保护制度,使其以产权的形式具有排他性和竞争性,极大地刺激了知识的生产。这是近代一项伟大的制度发明,推动了科学技术和社会的快速发展。原因很简单。如果知识产品的所有权得不到法律的保护,知识生产的成本就得不到回收,也就没有效益。人们不会愿意生产知识,而是随意使用他人的知识产品,这必然导致搭便车现象的泛滥,从而使整个社会的知识供给迅速萎缩。

知识产权制度建立之初,存在着保护与适用之间的张力:严格保护与有限适用,造成了社会资源的浪费。本文假设了一个边界条件,即买方购买知识产品的依据是知识产品所带来的潜在收益和购买成本。小边界条件是收益大于或等于成本,否则不具有成本效益。但是,如果实施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会带来潜在的垄断利润,这往往导致买方付出额外的成本,从而抑制知识产品的扩散。众所周知,知识产品具有正外部性,它不仅将知识的内容和研究进展传递给市场,而且对知识的进一步发展起到了提示和借鉴作用。如果保护过于严格,这种外部性将受到极大的抑制。反之,如果保护不严,扩大应用范围,知识生产就会受到制约。这种保护与适用的矛盾,在制度建立之初就有可能存在。

客观地说,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知识产权制度取得了长足的进步。现在,我们的专利申请已经连续几年位居**。这一成果表明,知识产权为近年来中国经济快速发展提供了巨大的智力支持,这是不可否认的进步。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知识产权保护还存在一些深层次的问题。如果这些问题得不到解决,就无法有效支撑新发展模式的运行。总的来说,我国的知识产权制度存在几个问题。

知识产权的保护还停留在概念层面。现实中,保护范围很窄,保护力度不够。侵犯知识产权案件仍时有发生。一旦发生知识产权纠纷,诉讼将旷日持久。即使打赢官司,处罚也会很轻,不能形成穿透性的威慑作用。侵犯知识产权的违法成本极低,变相遏制了知识的生产。在操作层面,迫切需要设立**知识产权法院和区域知识产权法院,实现知识产权保护。根据知识产品的特点,此类案件的审理需要更多的专业知识和人才。因此,这种法院不适合在县优等设立,而应在**和省级维持。

目前,随着中国专利的井喷式发展,出现了一道奇特的风景:一是专利保护的巍峨大山,二是申请方的“小山”。这种知识生产和消费结构严重不合理。

如何弥合保护与应用之间的鸿沟。出路有三:一是专利保护大山应降低库存高度。社会经常批评中国专利转化率低。从数据来看,只有5%-10%左右,而国外一些发达**的相关数据却比我们高出好几倍。从专利授予结构来看,我国目前以实用新型专利和外观设计专利为主,发明专利为辅。其中,发明专利才是真正的技术含量。据相关研究,发明专利仅占15.7%,而许多发达**已开始减少甚至取消实用新型专利。从总体上看,我国专利申请与授予结构存在严重问题。一些低质量的专利积累越来越多,导致专利保护山越来越高,社会资源浪费严重。要进行结构性改革,制定更加严格的专利评估标准,挤出专利泡沫,从实用新型入手,大幅度减少申请水平低、转化难的专利,通过减重提高我国专利质量。换言之,专利转化效率低下的原因在于很多专利根本没有转化价值,即专利转化的成本高于转化后的潜在收益。市场对收入高度敏感。之所以不能形成转化,是因为它不值得转化。此外,在实践层面,知识产权也无法得到有效保护。谁敢投资转型?我们还没来得及获利,就有很多假村。

第二,专利申请方的小包装也要自觉、迅速地改进。全社会要形成尊重知识产权的意识。过去,我们的企业习惯于搭便车解决专利问题。他们不愿意花钱购买专利,热衷于复制、克隆甚至窃取技术。在一个标准化的市场经济社会里,这些异端注定是不可持续的。因此,培养尊重知识产权的意识对于企业的长远发展尤为重要。久而久之,专利申请的高度将逐步提高。

第三,让政府成为两山之间的沟通者。知识产品的生产者和购买者往往不能对知识内容的确定性形成共识。另外,知识产品的市场预期很难达成共识,使得交易成本迅速增加,从而在知识产品的闲置和转化之间形成了障碍。因此,政府应该积极充当两山之间的桥梁,提供更多的服务,用制度的力量搭建两山之间的桥梁。

任何时候,把知识放在一边都是浪费。此外,维持泡沫专利将带来巨大的维护和管理成本。这也是对社会的一种浪费。因此,减少专利泡沫势在必行。今天,创新驱动的发展战略越来越重要。如果专利保护的栅栏设置得太近,会严重影响知识的正外部性,从而制约科学技术和社会的发展。因此,我们可以通过对保护端进行结构性改革来有效降低保护山的高度,在专利申请端,我们可以设立减免税等激励措施来提高申请端的高度,实现知识产权保护与适用并举的局面。